+ - 閱讀記錄
        李響腦中卻不由地浮現出方館長那一臉猥瑣樣穿起韓服的樣子,還是一個猥瑣老頭嘛!

        不過話說回來,人美穿什么衣服都漂亮。

        李響正要回到自己房間,稍微收拾一下,司雨竹突然回身叫道:“李響,要么你也穿韓服吧。”

        “嗯?”

        “只有我一個人很無聊的嘛!”司雨竹似乎為自己想到了這個好主意而興奮,跑了過來,挽住李響的胳膊,撒嬌道:“你也穿好不好?”

        “我穿?”李響指著自己鼻子道,“我……”

        “好吧,你只管親,反正我是不會穿的。”李響強硬地表態,他對于自己能抵抗住司雨竹的星星眼也很驚訝。

        司雨竹跺了跺腳,回自己房間了。

        看到司雨竹不再糾纏自己,李響也松了一口氣,他甩了甩膀子回到房間,躺了下來,這時門突然響了。

        李響開門,站在門口的竟是刀海波。

        刀海波臉上一片醉意,臉紅通通的,脖子上竟然還有幾片唇印,看樣子在外面玩的很嗨。

        “該走了,李制片。”刀海波略帶些酒意地說道,臉上還掛著那副笑嘻嘻的表情。

        李響也是佩服刀海波,能以那么憋腳的韓語,在這里玩得這么開心,看樣子還釣了不少女人,如果不是時間倉促,他還真想問一下經過。

        “你就這么出去?”刀海波這時才注意到李響身上的衣服。

        李響低頭看了一下,發現自己還是那身襯衫、牛仔的打扮,還有些臟舊。

        這也怪不得他,畢竟一大早的被刀海波從被窩里拉出來,后來就直奔首爾,又為了那個“卡幫”在巷子里和韓國混混們打了一架。

        要是這樣還好看就真的見鬼了。

        “還行吧,反正我過去估計也沒人理我的,主要有你撐場面就行。”李響揶揄道。

        刀海波聽了李響這話,兩只眼睛笑得好像刀割過一般,瞇成了一條縫。

        李響略微收拾了一下,就和刀海波出去了。

        院子里方館長也穿了一身新衣裳,不過只是從一個邋遢的猥瑣老頭升級為一個精神極好的猥瑣老頭,沒有大的變化,和刀海波站在一起倒是各有千秋。

        李響的目光全落在了坐在院中石桌上的那朵白蓮花。

        韓式群擺極大又圓,就如池塘中的圓荷般盛開,司雨竹再度穿上那襲白衣,美的既有出世之姿,又有入世之艷。

        坐在方館長和刀海波中間,更襯托得她的清麗。

        李響即便是第二次見了,也還是心動不已。

        “咳咳,走吧。”方館長干咳了幾聲,似是提醒李響。

        李響這時才恍然回過神來,為了掩飾自己剛才的失神往外走去。

        歡迎方館長一行的晚宴就在梨花院的一處大院里舉行,雖是中式的院落,規格樣式卻全是按照西式的來。

        和李響在京州、晉城參加過的晚宴并沒有太多區別。

        當然那些貴賓經過李響身邊的時候,都會下意識地離他遠些,畢竟就連晚宴中托盤子的服務生穿得都比他好。

        李響卻沒管這么多,他現在兩只眼睛放光,只在那些盛著各式精美糕點的托盤上打轉,想第一時間截獲吃食。

        結果達官貴人滿場的梨花院里就看到一個衣衫襤褸的小子四處拿點心配紅酒喝。那紅酒喝了一口還覺得太苦,又要了杯雪碧摻在里面。

        保安都差點要出來把這個不知從哪里冒出來的路人小子趕出晚宴,不過被一個人攔下了。

        “那是我們從華夏請過來的貴客,不要理他。”

        “是。”保安驚訝地看了一眼樸理事。

        樸景泰看著狼吞虎咽的李響,露出得意的笑容:果然是個沒見過世面的土包子,這回原形畢露了吧。

        樸景泰有意讓李響繼續在這宴會上丟人現眼,目光一轉,要找到司雨竹。

        他這次特意精心打扮了一下,還額外多叫了一個知名的造型師給自己搭配了這身行頭。

        那個造型師本以為樸理事是為了什么電影節做準備,卻沒想到只是梨花院里的一個普通迎客宴會。

        因此在場眾人中,雖然都是華服,但樸景泰卻是獨樹一幟,隔著老遠都能把他認出來。

        這時樸景泰剛心不在焉地和幾個研究院的教授聊了幾句,終于看到了司雨竹。

        之前之所以沒有看到,實在是因為司雨竹身邊的人太多了。

        方館長自有那個金代表去招呼,刀海波則是腆著臉到處塞名片,尤其是對那些單身女子,雖然語言不通,但是一臉的殷勤樣,也很難讓人拒絕。

        只有司雨竹是個例外,剛一入場,就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每個人都在詢問這個女人是誰。

        在場的人大多相識,就算有不認識的,問上兩三個人就知道底細。

        不一會兒,眾人就知道這個天仙般的女人竟是華夏這次來參展的工作人員,據說還是西夏寶庫宣傳片的女主角。

        立刻就有一群人圍了上去,司雨竹的韓語好到本國人都分辨不出的地步,幾番交談下,更把身邊這群人迷得死去活來。

        樸景泰的臉色一沉,他沒想到自己的競爭對手還有這么多。

        原本他只把注意力放在李響身上,卻忽視了和自己差不多階層的幾位財閥二代。

        雖然他對自己有信心,但是這么多人圍著自己的女神,心里多少還是有些不爽的。

        樸景泰向司雨竹那里走去。

        “司小姐,你好點了吧?”樸景泰關切地問道。

        “好多了,謝謝樸理事。”司雨竹不動聲色地說道。

        旁邊的人卻聽出了樸景泰這句的弦外之意。

        一個身材高大的年輕人舉起酒杯,笑道:“景泰,你什么時候和這位小姐認識的?我怎么不知道?”

        這是大安集團董事的兒子金正南,身家豐厚不在樸景泰之下,雖然年紀差不多,生辰不過早了幾個月而已,卻向來以“兄”自居,對樸景泰的口氣表面上聽起來是親近的朋友,實則是毫不客氣。

        樸景泰對他沒有多少好感,心想難道我認識漂亮女人都要向你報備不成?

        不過這話也只敢在心里想想,表面工夫還是要做一下的。

        樸景泰笑道:“這次司小姐來韓國,就是我負責接待的。”

  

書友們,我是講古書生,推薦一個小說公眾號,小螞蟻追書,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xiaomayizhuish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精彩小說網 . http://www.dygx.icu
本站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屬個人行為,與精彩小說網立場無關。
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版權申明/書籍屏蔽申請

iphone手机捕鱼达人技巧
北京pk10走势图怎么看 出几买几定位胆公式 彩计划怎样下载 pk10技巧 冠亚和稳赚飞 时时彩九码稳赚视频教程 手机牛牛明牌抢庄规律 今天大乐透开奖结果走势图表 pk10计划高手在线计划 28挂机思路 阿拉德之怒mg平台下载 万能6码如何使用 重庆时时彩最快走势图 体彩彩票电子票号 pk10五码二期必中技巧 北京pk10全天免费计划 非凡炸金花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