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連續幾天休整,士兵們的體力也得以恢復,沈冷起床之后練了一趟刀法,又圍著大營空地跑了幾圈,大戰之后的疲勞已經緩和過來不少,抬頭看天空,云淡風輕,可沈冷心里并不輕松,約定了一個時辰之后在別古城外與黑武國師心奉月見面,陛下自然不會去,沈冷將代表陛下前往。

        洗了澡,換了衣服,沈冷走出大帳的時候陳冉贊了一句:“有點做小白臉的本錢。”

        沈冷呵呵。

        陳冉把鐵盔遞給沈冷:“緊張不?”

        沈冷搖頭:“不戴了。”

        陳冉一怔:“不戴鐵盔,你連盔甲也沒穿。”

        “沒必要。”

        沈冷邁步往前走,陳冉把鐵盔放在一邊快步跟上去,不多時,一隊精銳騎兵護送著沈冷出大營往北而來,約定在兩軍正中的曠野上見面,四周皆是一馬平川,有沒有埋伏一眼就能看到。

        這個時候心奉月如果還聰明,就不會亂來。

        沈冷在約定的時間到,不早到不遲到,親兵營停下來,沈冷坐在馬上看著遠處依稀可見別古城,那里還有數萬大寧將士被圍困,好在城中存糧足夠兄弟們不至于餓了肚子。

        等了沒多一會兒,黑武人那邊大隊人馬到來,浩浩蕩蕩的看著能有數萬人,而沈冷這邊只有幾百親兵營的人在,可也不知道為什么,人多勢眾的黑武人在看到寧軍只有這么點人來的時候,毫無人多勢眾之感。

        寧人,已經打出了驕傲。

        三十六個人抬著巨大的座椅,心奉月坐在上面,居高臨下的俯視沈冷,可是他卻發現那個年輕的寧人將軍根本就沒有看他,而是看著旁邊野草,似乎野草里藏著什么寶藏讓他著迷。

        那里只是有一朵野花。

        看到那朵沒有被戰火波及的小花,沈冷不由自主的嘴角微微上揚,想著這么漂亮的花兒若是插在茶爺鬢角一定美的不得了。

        若是鮮花可以保存到回大寧多好,他想親手戴在茶爺頭上。

        想到茶爺就難免走神,以往沈冷還會自欺欺人的先想想沈先生再想茶爺,后來干脆就放棄了,想茶爺就是想茶爺,只要閑下來就想,絲毫不覺羞恥。

        心奉月的寶座緩緩落下,可他卻沒有從寶座上下來,他在等,對方只不過是派來一個年輕將軍,縱然是兩國敵對,可按照規矩,對方應該先過來給他行禮,然而他發現那個年輕的寧人將軍依然沒有注意到他,看著一朵野花傻笑,像是犯了花癡。

        所以他有些不理解,寧人都是一群什么樣的人?

        從息烽口一路殺到別古城,一直都在交戰都在廝殺,每一次沈冷出門都會給茶爺帶回去些禮物,可是這次應該沒地方去買那種浮夸的大花簪子,也沒地方去買茶爺愛吃的點心,可是不帶些什么回去沈冷就覺得不好,也說不上哪里不好,反正就是不好。

        于是,在數萬黑武大軍以及黑武國師心奉月的目光注視下,這位年輕的國公蹲下來,把那棵開了花的野草從地上帶著土挖出來,這里曾是戰場所以依然散落著很多東西,沈冷隨手撿起來一個黑武人的頭盔,把野花種在頭盔里,扭開水壺澆水。

        所有黑武人的眼睛都瞪了起來。

        可是沈冷才沒有故意羞辱他們的意思,只是這頭盔恰好合適,如果順便羞辱了黑武人,沈冷也覺得沒什么。

        陳冉看著沈冷把野花種好,伸手接過來:“要帶回去給我大哥?”

        沈冷點頭:“彰顯一下地位,知道為什么送她一棵路邊野花嗎?我就是要告訴她,看到沒,路邊的野花我就采了,她還得乖乖的接受。”

        陳冉鼻子里哼出來一聲:“你也就放個嘴炮。”

        沈冷哈哈大笑,這才轉身回頭看向心奉月那邊,心奉月正在皺眉看他。

        第一反應,沈冷覺得傳聞果然不假,這個心奉月真是個讓人過目不忘的美男子,他臉上沒有鬼月人典型的那種高顴骨和高眼眶,面型更像是寧人,只是皮膚很白,眼睛是藍色的,像是一只沒曬過太陽的妖怪。

        坐在巨大寶座上心奉月依然居高臨下,沈冷看他需要抬頭,沈冷往左右看了看,沒有合適的東西,于是一個人走到心奉月對面也就是三步左右的距離,在黑武人緊張的目光下,一屁股坐在地上,看起來像是要和一個鄉間老農嘮家常。

        “你們的皇帝呢?”

        心奉月問。

        沈冷想了想:“陛下生活規律,什么時候起床什么時候打拳什么時候處理政務,差不多都可推測,按現在的時間算,陛下應該在茅廁,或是去茅廁的路上。”

        心奉月皺眉:“他為什么不親自來。”

        沈冷笑了笑:“可能陛下覺得去茅廁比見你重要一些。”

        心奉月眉頭皺的更深:“你這樣幼稚的想激怒我,意義何在?”

        “沒想過什么意義不意義,只是單純的看不起你。”

        沈冷認真的說道:“不要以為有多復雜,以為我是在靠一些言語上的詞匯來占據上風,以為我是在故意顯得我不在乎你,以為我激怒你是在表現我的勇氣,都不是......上風是打出來的,不在乎你是真的,我沒學會談判,因為寧人從不擅長談判。”

        心奉月臉色逐漸陰沉下來,如果他面前是一個黑武人,他只需皺眉就足夠讓對面的人害怕,可對面是個寧人,他的威嚴他的地位,對于寧人來說沒有任何威脅,如果寧人真的怕他,就不會只帶著幾百人來。

        心奉月沉默片刻,索性直接說道:“交還我黑武的土地,我交還你們被困的人,這應該算公平。”

        沈冷盤膝坐在地上看著他,笑了笑:“你可真美。”

        這話,特么的有些像是調戲。

        聽起來吧,又像是真的贊美。

        心奉月知道自己很美,可是從沈冷嘴里說出來你可真美四個字,他的怒火就變得壓抑不住。

        “我說過。”

        沈冷看著心奉月說道:“寧人不擅長談判,所以沒人教我如何取悅敵人,可能整個大寧都沒有人會,看來你也不會,不然的話你不會說出那么幼稚的話來,兩個都不會談判的人非要坐下來談一談,何必如此的讓彼此都難受,不如你說的我說我的,你剛剛已經說了你的,那么接下來輪到我說我的。”

        沈冷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塵土:“交人,讓出別古城,大寧不再北攻。”

        心奉月冷哼:“你們可還敢北攻?”

        沈冷聳了聳肩膀:“這算談崩了吧。”

        他轉身往回走,心奉月的肩膀明顯動了一下,那一刻,連心奉月身邊的人似乎都產生了錯覺,那個傲慢的年輕寧人將軍已經被國師擰下來頭顱,然而心奉月沒動。

        他的視線慢慢的從沈冷身上離開,轉移到了剛剛沈冷挖野花的那個地方,那里本沒有人,不知道什么時候出現了一個人。

        一個看起來沒有什么特殊的寧人,穿著一身長衫,是最普通的布料而非錦衣,他站在那低頭看著剛剛沈冷挖出來的那個小小土坑,似乎這個土坑里有什么東西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也許是因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沈冷身上,所以沒有人注意到這個寧人是什么時候出現的,然而他出現了,所以心奉月沒動。

        沈冷像個傻乎乎的家伙一樣剛剛挖出來一棵野草,而楚劍憐也像個傻乎乎的家伙一樣蹲下來,認真的把土坑用手填平。

        還拍了拍。

        楚劍憐起身,回頭看了心奉月一眼,眼神平靜。

        心奉月也在看他。

        “終于知道你長什么樣子了。”

        心奉月的注意力全都在楚劍憐身上,似乎楚劍憐才是今日來和他談判的人。

        楚劍憐沒回答,走到陳冉身邊那棵種在鐵盔里的野花拿過來,仔仔細細的看了看,搖頭:“配不上茶兒。”

        沈冷訕訕的笑了笑。

        楚劍憐看了沈冷一眼:“不過心意很好。”

        沈冷在面對沈先生的時候從來沒有感覺到沈先生像自己的岳父,可是每每看到楚劍憐都覺得這個才是自己岳父,貨真價實的那種,對岳父會有一種出自骨子里的畏懼,是真的慫,不是裝。

        沈冷道:“先生,我談判呢。”

        楚劍憐:“唔......那我讓讓。”

        他走到沈冷身后,抬頭看天:“快些,要下雨。”

        沈冷點頭:“好嘞。”

        他再次看向心奉月:“說的明白些吧,別古城里有我們的人,而元輔機那幾萬人也在我們手里,如果我們的人有事,我保證他們死的更慘,還有就是......別忘了,沁色也在我們手里。”

        心奉月眼神驟然一凜。

        他死死的看著沈冷,眼睛里殺氣仿佛已經凝聚出劍意。

        而楚劍憐站在那,這劍意便過不來。

        “你剛剛說把土地還給你們才算公平,你還說過我說的話比較幼稚,可在我看來,你張嘴說出公平兩個字的時候就已經幼稚的不行,今天是大寧皇帝陛下給你們的最后期限,今天日落之前,大將軍裴亭山和刀兵所有將士的遺體沒有好好的送回來,你們的軍隊沒有退出別古城,你就永遠都不可能再有談判的機會,給你一次談判就已經是讓步,不會再有第二步。”

        沈冷轉身往回走,看向楚劍憐:“談完了。”

        楚劍憐點了點頭:“好。”

        就這么走了。

        沒給心奉月說話的機會。

        楚劍憐看了沈冷一眼:“你還真是不會談判。”

        沈冷反問:“先生會?”

        楚劍憐想了想,搖頭:“我也不會。”

        沈冷又問:“若是先生剛才說的話,會怎么說?”

        楚劍憐想了想,回答:“我懶。”

        “必須說呢?”

        “滾。”

        數百騎呼嘯而去,曠野之中只剩下那看起來很雄壯的數萬黑武大軍。

        心奉月坐在那沉默了許久,擺了擺手:“讓遼殺狼去接觸寧人,和寧人簽訂條約,這個恥辱是他一手造成,那就讓他自己一口吞下去,漲漲記性,讓他看看現在的寧人有多驕傲......我要回星城了。”

        “是!”

        弟子們俯身一拜。

  

書友們,我是講古書生,推薦一個小說公眾號,小螞蟻追書,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xiaomayizhuish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精彩小說網 . http://www.dygx.icu
本站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屬個人行為,與精彩小說網立場無關。
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版權申明/書籍屏蔽申請

iphone手机捕鱼达人技巧
白小今晚开奖结果 云南时时近100期走势 幸运飞艇走势规律与公式 江西快三一定牛走势图 华东15选5开奖走势图带坐标连线 吉林时时票查询 手机投注天津快乐十分平台 湖南动物总动员遗漏查询 赛车pk10开奖直 重庆时时彩软件下载 快乐彩票平台计划群 3d两码合最准破解 时时彩计划软件会假吗 新快3走势图 快速时时是哪里开的 白小姐wwW48768C0m